深圳股票开户

涿州百事通

用户登录

股票配资

深圳股票开户股票配资

深圳股票开户凤竹纺织

查看

(完整版)(韩若骆景言)+《欲望盛宴》在线阅读全文

2020-08-06/ 涿州百事通/ 查看: 214/ 评论: 10

摘要*凤凰网科技讯北京时间8月6日消息,据路透社报道:*最新小说《欲望盛宴》主角:韩若骆景言*最新章节_无弹窗全文

*凤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8月6日消息,据路透社报道:
*最新小说《欲望盛宴》主角:韩若骆景言
*最新章节_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,txt电子书免费下载,全章节小说。
以下是部分精彩章节内容 :

第六章暗涌
      韩若和周宇齐刚确定了恋爱关系,本该是蜜里调油、感情突飞猛进的时候,不料周宇齐却要带队出去参加比武考核,小情侣被迫分隔两地。
      临行前,韩若明显情绪有些低落,关照了自家男友一番后便垂下头不再说话了。周宇齐看了看不远处已经等着了的车,有些迟疑,最终还是弯腰在她额头上浅浅一吻,算是致歉和安抚。
      周宇齐一走,韩若就又闲了下来,一个人在食堂默默吃了两天饭,感觉很不习惯。心念一转,便想起了疗养所里的那个男人。
      虽然现下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不能再进一步,但作为朋友一起吃个饭还是可以的,何况周宇齐也关照过她,要她有空了多陪骆景言说说话,就当是照顾病人了。打定主意后,韩若又开始着手准备炖汤的食材。
      想了想,大概也有三四天没给男人送汤了,虽说他好像不稀罕,但突然爽约,也不知道这位爷会不会不高兴。
      怀着一颗期待忐忑的心,韩若熟门熟路地走向久违的疗养所,却不料一进门就看到一群医护人员战战兢兢地缩在一边,而地上则是一片狼藉,花瓶、水壶甚至床头柜都摔在地上,可以说男人周边能砸的东西几乎都砸了,孤零零地就只剩下了床。
      赤红着眼的骆景言坐在床上,胳膊撑在两侧,剧烈起伏的胸膛微微前倾,一副随时又要发作的样子。
      “怎么了?”韩若有些莫名,这人好好的怎么就发了这么大的脾气?也是她忘性大,一起吃过几天饭后就以为他脾气好,全然忘了此前他本就是个阴沉易怒的人。
      骆景言看都不看她,恶声斥道:“滚!”
      那几个医护人员本就低头畏缩着不敢出声,生怕哪一句话说错了又惹到这位祖宗,现下听见他说滚,吓得一缩后反倒如蒙大赦般松了口气,互相看了一眼便连忙退了出去。
      只有领头的那个医生似是还不甘心,苦心相劝:“你得注意一下你的情绪,你这样很容易……”被身边人慌忙捂着嘴拉走了。
      韩若第一次被他这么凶,说实话也吓了一大跳。但她自认为比起医护人员,他俩还是更亲近一些的,于是压下心中不安,硬着头皮上前小心翼翼地踏过满地碎片,去把床头柜扶了起来,放上自己拎来的午饭。
      担心碎片扎着人,韩若转身拿了扫帚过来收拾,这才发现地上居然还有几个枪械模型,都碎得不成样子了,不免替骆景言感到心疼。想当初他多宝贝这些模型啊,特意拆卸了把零件一遍遍擦拭后再组装,说是情人都不为过,没想到现在说摔就摔。不过由此也可见,这人刚才发火的时候是有多么生气。
      韩若正打算弯腰去帮他把模型捡起来,原本在一旁冷眼看着她的骆景言突然前倾着,抓住她的胳膊往外一推,语气很冲:“叫你滚没听到吗?”
      韩若被他推得一踉跄,险些摔在地上,稳了稳心神后还是耐着性子劝解道:“骆景言你别这样,发脾气没有用,有什么难处或者问题就说出来,看能不能想想办法解决。”她思来想去,想到的也只能是他因为腿伤才迁怒于医生。莫非是他的腿恢复情况不容乐观?韩若不免担心起来。
      “你懂什么?!”骆景言一听,内心积压的愤懑又升腾起来。
      解决?如果能解决,他又怎么会像个废人一样被关在这个破地方,除了等死什么都做不了?!
      “我是不懂,如果是因为腿伤的原因,咱们慢慢治,总能治好的,何况现在医疗技术那么发达,这个不行还有别的办法,你着急什么呢?”
      又是这样,轻飘飘一句“没事的,腿会好的”,说得多么轻松。
      他们只当他是担心腿好不了回不到部队里,可是他们懂什么?!他回不去了,过去的,未来的,他的荣耀,他的希望,他的前途,全都没了,一切都毁了!
      曾经桀骜自由的他,如今却连这么一个部队的大门都走不出去。
      他就像是一只困兽,四面都是围墙,没有光亮,没有方向,除了无力的发泄和嘶吼,什么都做不了。
      骆景言沉默着,眼中光芒逐渐黯淡,透露出一丝与本人格格不入的无助和脆弱。
      韩若见不得他这样颓丧的样子,蹲在床边握住了他的手,尽可能地放低声音柔声安抚他:“别担心,会好起来的。”
      热切的温度将骆景言从烦乱思绪中拉了回来,他垂眸看了看两人交叠的双手,忽然大力甩开了她的手,语气嫌恶道:“我就是个废人,你来讨好我干什么。”
      一片好心不仅不被接受还要被歪解,韩若这下不由得也恼了,扬声怼了回去:“有手有脚的怎么就是废人了?别人半身不遂不还照样活得好好的?”说完又加了一句重话:“我最看不得男人成天要死要活的样子。”
      就没见过这么不识好歹的人,无论怎么关心照顾都捂不暖他那颗心!她算是看错他了,什么男人,什么高大健朗,分明就是个只会撒气逃避的孬种。
      韩若气得要走,哪知骆景言突然抬手掐住了她的脖子,面色狰狞,咬着牙一字一句道:“你说什么?!”
      “唔……”韩若被他这个模样吓了一跳,慌忙去掰他的手,然而那手就跟铁掌一样根本掰不动。骆景言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,韩若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,她不断地挣扎着,两手转而去推他的胸膛,推搡了一会儿后便渐渐地失力滑了下去。
      当指腹不经意地擦过男人的乳尖时,两人心头皆是一颤,仓皇间对上了眼,有些隐晦的情绪没防备地就从眼底泄了出来,所谓的抗拒也一下子变了味儿,暧昧得仿佛情人间的爱抚。
      骆景言忽然将韩若拽倒在病床一侧,保持着掐脖子的姿势将她牢牢压制在身下,眯起眼危险地盯着她。
      韩若顿时就慌乱了起来,一双圆溜的杏眼闪躲着,颤声道:“你、你放开我……”
      就是这种眼神,像是逃避,又像是在勾引,要看不看的样子,总给他一种在撩拨自己的感觉。
      欲拒还迎——骆景言的脑海中忽然就冒出了这个词。
      之前有好几次他锻炼的时候回头,都能抓到她在偷看自己,那眼睛就跟带了钩子似的,一下一下挠着人的心,可要是真仔细去分辨,又好像只是他的错觉。这种似有若无的不确定感让他感觉很烦躁。
      骆景言的视线转移到她一开一合的嘴唇上,随即缓缓低下了头。
      灼烫的呼吸喷在脸颊上,韩若顿时就红了脸,有些贪婪地呼吸着两人之间热切的空气。就在她以为男人会这样亲下来时,骆景言忽然松开了对她的禁锢,一句话不说扭头下床往卫生间走去。
      真是疯了,他居然会产生那么荒唐的想法,想把她摁在身下肆意凌辱,听她哭着求自己停下来……骆景言猛地掬起冷水冲了把脸,将那些疯狂的念头从脑海中撇去。
      当他从卫生间出来时,却见韩若还愣愣地保持着他离开时的姿势,不由凉凉地开口:“还不走?再不走就别想走了。”韩若一惊,吓得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就往外跑。
      此后几天,韩若想起男人掐着自己时那凶恶的模样,依然有些惴惴不安。又是恼又是怨的,就这么心情复杂地过了一个星期,周宇齐终于发来消息说要回来了。
      韩若从一早就开始盼着了。终于在傍晚下班时,周宇齐如往日一般准时出现在了门口,笑吟吟地看着她,韩若忍不住也跟着微笑起来。
      “周连长回来了呀?”有同事冲他招呼。
      “刚回来。”周宇齐点点头,应了一声,往韩若的位置上走过去,同事暧昧地笑看着两人,识趣离开。
      周宇齐替韩若拎了包,牵起她的手往外走。看着男人没来得及换下、有些皱巴的军训服,韩若不由开始心疼:“这些天累着了吧?”
      “不累。”周宇齐停下来,把脸往她面前凑了过去:“他们都说我出去一趟,整个人更精神了呢。”
      韩若当然听懂了这话里面的意思,嗔了他一眼,不接话。周宇齐捏了捏她的手,继续往前走,路过食堂,一直走到了那个废旧的仓库里,终于停下来一把抱住了她,用行动诉说着对她的思念。
      两人相拥了好一会儿,周宇齐就着这个姿势寻了个地儿抱她坐下,开始讲起在外头的有趣见闻。
      好久没这么同男人这么贴近了,韩若一抱上人,心思就活络起来,开始往危险的地方跑,想拉都拉不回来,哪里还听得进去他在说什么。
      于是周宇齐讲了一会儿后发现她只是“嗯嗯哦哦”地应着,就停下来问她:“怎么了,是不是我说的太无聊了?”
      “不是……”韩若突然被打断了思绪,心头稍稍慌乱了一下,随即伸手揽住他的脖子,抬头望着他,小声冲他撒娇:“我就是……太想你了。”
      周宇齐一听,哪里还顾得上什么,低下头猛地吻上了她的唇。韩若微微一缩,却没有躲开。
      双唇相贴的感觉很奇妙,比起拥抱,似乎这种时候更能真切地体会到,两人是真正的亲密无间。韩若也享受这种感觉,但很快就不再满足于这样的温情。她渴望更进一步的热烈与激情。若不是理智尚存,她险些就要反客为主,带他领会更深入更激烈的唇舌交缠。
      幸而身为男人,骨子里总是带了侵略的基因,如此亲了一会儿后,周宇齐循着本能开始试探地在她唇间攻城略地。
      韩若“唔”了一声,推了推他的胸膛算是小小的抗拒,却被男人抓住了手。周宇齐往后退开了一点,睁开眼有些渴求地望着她,开口时却带了一丝不容拒绝的意味:“乖。”
      韩若一下子就投降了。她是真受不了男人这样,带着些强硬的要求,甚至哪怕是强迫性的命令,都能让她浑身激动,特别有感觉。如果不是被他抱着,可能这时候她就该腿软得站不住了。
      韩若纤细的手指扶着男人健硕的胸膛,闭上眼娇吟一声,半推半就地启唇,承受了他热烈的进犯。两人舌尖紧紧相缠,交换着彼此的唾液。听着男人逐渐粗重的呼吸声,韩若微微扭了扭腰,花穴有些难耐地收缩着。
      周宇齐的吻技不算好,甚至有些粗鲁莽撞,但胜在热情。两人抱着吻了很久,最后是她觉得脖子都仰得有些僵了才好不容易退开来,把脸埋进了男人怀里,默默地收拢心神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提示:
首先,保存图片到手机(方便下次继续阅读)
然后,打开手机微=信扫一扫,识别下方二维码
最后,进入之后,搜索书名(欲望盛宴),就可以在里面畅读海量小说了!
《早恋》《欲望盛宴》《我的青梅性冷淡》《我就蹭蹭不进去》《炮友挺乖》《拍卖初夜》 《美艳老师泄身了》《恋上浪荡的你》《谁入了谁的局》《丰润饱满》《秘书情事》《我的妻子和父亲》《美人计》《风月无情你有情》《宠爱调教小甜妻》《回春阁》《致命偷窥》《老师总爱调教我》《念念不忘》《扑倒诱入》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收藏 分享 邀请
上一篇:暂无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
深圳期货开户中国红十字基金会配资通瑞银证券